菜单

运动电池盒可予以旧手提式无线话机电池新生命,电高铁换电形式生不逢时

2019年6月1日 - 产品测评

可能大家家里都有几个旧手机的替换电池吧?用上图这个名为 Better Re
的移动电池盒就可赋予它们新生命了。其设计公司 Enlighten
表示就算电池在使用两年之后,仍有 80%
的性能余下,如果将它们弃用的话便会很浪费了。而他们称无论大家的旧替换电池有多大和多厚,Better
Re
电池盒的设计也是可以容得下,因为里面的电池架有一个可以调整长度的机关,不过手机电池的尺寸当然要在合理范围之内吧。此外,他们还设计了一个扩展电池盒,可以叠在另一个
Better Re 上面,在互相连接之后便可以增强电量的供应了。它最便宜的早鸟价为
US$39(约 240 元人民币),不过不连电池的啊,有兴趣就看看介绍视频吧。

一则令人颇感意外但亦在情理之中的消息,给当今世界电动汽车的发展又蒙上了一层阴影:以换电模式为基础、提供整体电力补给方案的以色列电动车企业Better
Place宣告破产。这家曾经以美轮美奂的换电站产品风行一时的行业先锋,尽管在发展方向和路径上并无太大过错,但最终没能挺过新兴产业初期回避不了的低迷徘徊。

继电池制造商A123、电动车企业CODA、菲斯科破产之后,致力于电动汽车网络服务,希望通过电池交换车站改变世界的以色列电动车企业Better
Place也宣告破产。

红颜难逃薄命

5月26日,Better
Place宣布已向法院提交申请进入破产清算。“公司所卖车的销量,不能维持正常运营。”Better
Place中国区业务总监周江龙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但他坚持认为,换电模式在中国仍然可行,“很多人在力推换电模式,很多消费者需要,大部分用户没有固定的停车位和充电桩。”

Better
Place是一家以色列电动车公司,由夏嘉曦于6年前创办,其目标是要让世界减少对石油的依赖,提供环保解决方案。Better
Place的具体做法是建立一整套车站体系,让电动车在续航前到车站自动卸载使用过的电池然后换上新的。

选择充电模式的CODA和菲斯科,选择换电模式的Better
Place以及电池制造商A123无一例外地倒下了。在电动汽车行业资深学者谢子聪看来,整车企业、动力电池商、电能供给运营商全都破产,这不能简单地说明哪个模式行不通。

见到过Better
Place换电设施的人,一定会对其充满现代感、科技感的设计构思赞叹不已。按照Better
Place的预想,电动汽车的驾驶者,首先通过车联网寻找到距离最近的换电站,刷卡消费后直接将车驶进站内的换电台架,下方的机械手臂,就会快速、准确地将安装于车底盘上的电池进行更换。

破产缘由

Better
Place最初希望成为电动车产业的基础突破口,并且已成功开发了这个基础技术。但是不幸的是,随着多年商业运营,未能得到市场的接受,且没有得到整车生产厂商的支持。

2007年,Better Place创立于美国,总部位于以色列。自创立以来,Better
Place获得了包括通用电气、摩根士丹利、汇丰、以色列集团等企业的投资,融资额超过8.5亿美元。不幸的是,经过6年的商业运营,Better
Place未能得到市场的接受,且没有得到整车生产厂商的支持。

在全球主要电动车生产厂商中,与Better
Place合作最密切的是雷诺—日产。早在Better
Place成立之初,就曾获得雷诺的投资,以开发电动汽车换电技术,Better
Place因此则需向雷诺购买10万辆Fluence ZE。Better
Place计划在2016年前在以色列和丹麦两国销售这10万辆Fluence
ZE电动车。不过最终这款车的销量不及计划销量的1%,以至于Better
Place的亏损达5亿美元。

Better
Place对电动车发展模式的创意是,建立一整套电动车充电、换电更换站体系和技术,让电动车通过更换电池的方式,突破电池续航里程和慢充瓶颈,从而更快地推广电动车。

雷诺—日产总裁卡洛斯·戈恩近日表示,Fluence
ZE将是雷诺最后一款采用换电模式的电动车。这对于Better
Place而言无疑是致命打击。随着电池技术和快充技术的提升,更多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倾向于采用充电模式。雷诺宣布放弃换电,Better
Place难以再找到同样规模的合作伙伴。

在这种模式中,实行整车与电池的分离。成本分离意味着消费者在购买电动汽车时,Better
Place承担电池的成本,以此降低消费者的购车成本,使之与燃油汽车相比更具竞争优势。机体分离意味着在较长的路途中,驾驶者可在数分钟内更换已耗尽电量的电池,安装上电量充足的电池。

中国项目不知所终

谢子聪认为,Better
Place为电动车用户提供方便快捷服务的方向没有错。他分析认为:“Better
Place的问题在于没有集中力量在一个国家、在一个城市里做好模型,却把大量精力和资金花在了国际市场的开拓上。2012年,Better
Place意识到这个问题,把精力放回以色列,但为时已晚,基础没打牢,资金链又断裂。”

在两年前,Better
Place中国区负责人接受科技日报采访时就表示,看好政府大力推动的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并着手与中国车企合作开发电动汽车,与电网合作建立电动车充换电站,以及建立制造基地生产充换电设备。

6年时间里,Better
Place在全球市场遍地开花,希望通过高投入得到市场响应。自成立开始,Better
Place就定位为全球性公司,在以色列、丹麦和澳大利亚拥有分公司,并在中国、欧洲和北美拥有办事处和运营项目。

2010年,奇瑞和Better
Place签署协议,联合开发量产型可更换电池电动汽车,并探讨电动汽车充电网络解决方案。在当年的北京车展上,奇瑞曾展出一辆可更换电池的奇瑞G5电动样车,以及Better
Place的电池更换及充电设备,并寻求政府对可更换电池电动汽车的支持。按照计划,双方合作开发的换电型电动车还将实现出口。

Better Place的确得到了发展机会,但它没有抓住。在Better
Place成立之初,便与雷诺-日产联盟签订可快换电池的纯电动汽车供应协议。雷诺专门生产一款与Better
Place换电铲装置相兼容的电动车——雷诺Fluence Z.E。Better
Place计划2016年前在以色列和丹麦两国销售10万辆Fluence
ZE电动车,但到目前为止,这款车仅卖出1000多辆,不及计划销量的1%。

然而随后这项合作便伴随着奇瑞自身发展出现重大问题,以及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低迷而逐渐不了了之。目前,奇瑞在销的M1纯电动车,采用的是直接充电技术而不是换电池模式。

除了雷诺之外,还没有一家整车厂商愿意去设计一款可拆卸电池的电动车。如今,Better
Place也没有维护好这个唯一的支持者。如今,雷诺也不再有耐心与Better
Place继续合作。雷诺日产总裁卡洛斯·戈恩近日表示,Fluence
ZE将是雷诺最后一款采用换电模式的电动车。

2011年4月,Better
Place还与南方电网合作,在广州建立一个电池换电站和体验中心。根据合作意向书,广州市方面还将鼓励广汽及其他汽车厂商制造可替换电池的电动车。但仅在一年之后,随着政策方向的改变,Better
Place的方案也更改为“90%采用充电,10%采用换电的充换结合模式”。

全球撒网的方式让Better Place尝到了苦楚。2012年,Better
Place收缩战线,在以色列和丹麦这两个首批市场开始完整的充换电服务网络商业运营。但此时的Better
Place已经力不从心。根据以色列集团公布的信息显示,截至去年11月,Better
Place已经累计亏损超过5.6亿美元。

Better
Place最终也没有在一个城市里坚持完善模式,得到的只是低迷的市场反应,8.5亿美元投资打了水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